首页视频购物图库评论滚动 宝典文化高手新闻 客友上好东美定龙新兴连球 户影龙王恨富源喜钓郎 钓场二手野钓视频茶馆 摄影贴图钓技

精彩推荐:

高级搜索

钓鱼者的意外死亡

2013-04-30 00:28:51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126次 评论:0
  在四川泸州有一个叫做王志均的人,2002年的7月21日上午,他给自己的家人打了一声招呼,就外出去钓鱼,然而这一去就没有了音讯,三天之后,他的家人得到了他在附近水库溺水而亡的消息。那么王志均是怎样落水的,他的死亡是意外,还是另有别的原因呢,这成为一个难解之谜。

   在四川泸州纳溪区西南十五公里的凤凰山上,有一个叫做凤凰湖的人工湖。一眼望去,湖光山色,风景秀丽。在湖的西南尽头处有片水湾,因为僻静而幽暗,所以被当地人称做杀人湾。2002年的7月23日,许多村民在这里都看见了令人惊心的一幕,渔政局和派出所的人在这里打捞上来一具尸体。

  尸体打捞上来以后,周围的人很快就认出了,此人正是附近村子的村民王志均,有人迅速将此事告诉了他的父亲王国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王志均的父亲王国清


  王国清:儿子头一天还给大队修大队房子,还帮拉石头。

  头几天还活生生的儿子,没想到现在却突然死了,王国清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事实,于是他和家人迅速赶到了现场。

  王国清:听到说以后我下来,船儿就停在这里。拉起来就看到是三儿。

  眼前的尸体正是王国清的三儿子王志均,王国清有五个孩子,但大儿子早几年患有精神病,两个女儿也早已出嫁,小儿子还小。三十六岁的三儿子王志均便成了一家的顶梁柱,结婚后王志均生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妻儿老小都靠他来养活。没想现在却遇到了这样的意外。

  王国清:听到后脑子乱哄哄的,我媳妇听到也脑子乱哄哄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眼前的景象,无疑使王国清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悲痛之余,他急切想知道自己的儿子是怎样死的。

  王国清:那时候半边脸有点黑,而且长衣服不知落下来的,长衣服已经绷在半边脸。

  由于平时管理湖区的是纳溪区水利局的渔政检查站,而当时打捞尸体的现场,也有他们的人。这让王国清觉得自己儿子的死肯定与渔政检查站有关。

  王国清:感觉来说就像是他们逼他下去的样子。

  陈文兴是原纳溪水利局渔政管理站站长,当时他就在打捞的现场,对于王志均的死,他向王国清作了解释。

  陈文兴:王志均他是偷捕库内养殖的水产品,(王志均)这个违法行为被发现了,心慌。另外的话,可能有点紧张。所以说,离对岸的时候,可能有点体力不支了。所以说沉下去了。

  据陈文兴介绍,凤凰水库是一个中型的水利工程,水库四面环山,以养鱼和旅游为主。而山间分散居住着很多村民,虽然每年鱼法宣传日他们都集中对村民进行鱼法宣传,并且在湖区周围也标有禁止偷捕的标志,但偷钓的现象依然很多。2002年7月21日,当渔政执法人员在例行检查时,发现王志均在钓鱼,为了躲避处罚,王志钧跳入水中准备游到对岸逃走,没想到快到岸时却沉下水了。

  陈文兴:这些村民受这个利益驱使,可能还是顶风作案。

  那么究竟王志均是不是偷钓湖中的鱼呢,据王志均的小女儿回忆,事发当天,王志均确实说过他要去钓鱼的事情。

  王公群:他说他想去钓鱼耍,他说没有事的,钓到鱼到市场上去卖。

  据王志均的家人说,当时村子里有好多人都在湖边钓鱼,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这样便可以补贴一点家用。王志均当时也可能出于这种考虑才去钓鱼的。但王国清怎么也没想到,正当壮年的儿子竟会因为钓鱼而将命也搭进去呢,他觉得这里面没有渔政检查站说的那样简单。

  王国清:山又是我的山,钓鱼的地盘又是我的地盘,我们一大家人的地盘,为什么他又没跑脱。

  在王国清的印象中,自己儿子并不怎么会游泳,没有特殊的情况,一个水性不佳的人怎么会选择跳水呢?

  王国清:据我的看法来说,你自己的山林,你不是来威胁袭击,我还逃不脱。

  儿子跳水逃跑导致溺水而亡的说法,王国清始终半信半疑,再加上王志均尸体捞上来的时候,他所穿的衣服破烂不堪,并且脸部又有一些伤痕。这使得王国清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肯定是当时的执法人员对自己的儿子实施了外力,才导致其落水的。

  陈文兴:这个肯定不可能,我们的执法人员应该说素质还是比较高的,因为长期都在库里巡查,都在执法检查,对这个事情,我们水利局或者渔政部门要求对下面的检查人员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原渔政检查站站长长陈文兴




  王志均在凤凰湖边上生活了30多年,却意外的死在了这里。渔政检查站的解释说他是为了躲避检查人员,在逃跑时不慎落水的。但王国清却觉得自己儿子的死并没有那样简单,他甚至怀疑是渔政检查站的执法人员,对自己的儿子实施了暴力,才导致他溺水而亡的,那么在王志均钓鱼的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究竟是怎样落水的呢?

  2004年11月28日,在凤凰湖的巡逻艇上,记者找到了当时的执法人员胡树明和唐艺,他告诉记者,每年到了夏季,便是凤凰湖偷钓最为严重的时候,因此渔政局才派他们俩每天在湖上和岸边不间断的巡逻。2002年7月21日上午8点左右,当他们走到杀人湾附近时,发现了一个异样的情况。

  胡树明:我们是从那边走路,走到正对面,那个竹子跟前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地方有两个人。

  据胡树明回忆,发现有人偷钓以后,他和自己的助手唐艺将船停靠在岸边,然后从山顶绕到钓鱼者的身后,而此时钓鱼的人并没有觉察他们的到来。

  胡树明:我们从这山上面从这后面走过来。过来以后走在这上面。踩着竹壳壳响,他(偷钓者)就侧身一看,看到有两个人,他(偷钓者)就从这里就一直跑。

  胡树明说,当时偷钓者跑了以后,他并没有追赶,而是在收偷钓者的渔具,这时他的助手唐艺跟了过去。

  唐艺:我还离他那个河边还有三、四十米左右的时候,然后就看见那两个人,在那边过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把他挤下去了。另外一个跟着河边随着陆地就跟着就走过去了。落水的一个滚在河里面朝对岸游过去到河对面游到对面的时候,他都已经不行的时候,在那儿吼了一声。在对面听到哇一声叫唤一声,多惨的一声叫,我马上就喊胡树明。我有个助手就喊我,赶紧帮助我,他说不行了,喊我赶快过去。把衣服脱了,穿了条短裤,我就下水过去救助。然后我赶过去,意思我们两个同时可以施救,因为有一个过程,就没有救起来。没有救起来我们赶紧向单位汇报,向公安机关报案。

  胡树名说,因为当时的湖水很深,在公安机关和渔政部门以及周围群众的协助下,他们用网子捞了两天的时间,人才被打捞起来。因此才会有王志均尸体上衣服的破碎,和脸部的伤痕。最后的法医鉴定也确认了王志均是溺水而亡。

  陈文兴:我们的执法人员应该说素质还是比较高的,他们两个在施救的时候,找到村民的时候,据反映他们头发也是湿的,身上穿的还是湿的。所以说肯定是积极施救了的。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执法人员胡树明、唐艺


  在事发后,胡树明和唐艺详细的将这个过程给公安机关和渔政检查站作了陈述,而在了解了情况后的陈文兴也参与了当时的救助,因此在他看来,王志均的死,完全是他自己的过错。

  陈文兴:所以说王志均这个案子他逃跑的话,也就是碍于以免被处罚,所以才逃跑。

  然而对于王国清来说,由于叙述这一过程的人是渔政管理站的检查人员,因此他依然不能相信自己儿子是溺水死亡的。在渔政执法人员的叙述中,当时现场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他将王志均挤掉下水的,经公安机关调查,此人是王志均的同村人张小波,那么也许只有他才能更清楚地说出当时的情景,于是记者找到了张小波的家。

  张小波邻居:没有,张小波他家是住这儿吧,是这里,张小波他人在吗?没在,干吗去了,出去打工去了。去哪儿打工了,不晓得,一直都不在,不在,很长时间都不在了吧,他的家里人也不在,不在。

  张小波的邻居告诉记者,自从王志均钓鱼被淹死后,张小波便外出去打工了,家里空无一人,没人知道他的去向,就连公安局多次找他,都没有找着。然而据陈文兴分析,就是找着张小波,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陈文兴:他(张小波)可能后边的情况,他跑在最先,最先发现执法人员,可能他已经跑的最远,最快,所以说人已经跑了,他以后的情况可能也没有看清楚了。

  张小波没有了踪影,这让王国清的猜测和渔政局的说法都无法得到印证。

  王国清:后来听到他们说,说是两个人。说是另外有个小娃儿。

  经公安机关调查,王国清所说的小孩名叫张小明,是王国清的小外孙,当时只有8岁,王志钧在钓鱼时他正在附近玩耍。那么在现场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呢。

  询问张小明:他就是张小明,他就是张小明。你今年几岁了,十岁多,十岁多,他们俩跑你看见了吗,看到了,他们是从水边跑的是吧 嗯 你看见他们掉进水里了吗,没看见,我当时没看见。我就走了,跑了,。当时你没看见你跑了 嗯 然后他们俩怎么跑得你知道吗,不晓得。我跑走后就没看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偷钓者


  当时在钓鱼的现场,除了王志均以外还有张小波和张小明,而这两个人一个杳无音讯,一个说什么都没看见,因此都无法证实当时的情况。最后公安机关根据执法人员的叙述,做出了王志均是溺水死亡的认定。可是萦绕在王国清心头的疑团依旧不能解开。就在他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人物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事情的转机。

  王国清三儿子王志均的死,使得他原本贫穷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为了补贴家用,王志均的妻子便将一双儿女交付给公公婆婆照看,然后自己一人外出打工。看着一双尚待教管的孩子和已经破碎的家,王国清老人经常默默地发呆。

  王公群:你今年多大了,十四岁,现在念书了没有,没有钱,不能读。

  面对王志均家的现实状况,作为渔政检查站站长的陈文兴,虽然认为王志均的死,和自己的执法人员没有关系,但他们还是对王国清家的遭遇表示深深的同情。

  陈文兴:鉴于这个违法者王志均家比较困难,管理所还组织职工捐款捐了3千多元作为安葬费,真谓是仁至义尽了。

  然而对于这样的结果,承受着丧子之痛的王国清显然不能接受,但他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实渔政检查站的行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在他陷入困境的时候,他通过亲戚介绍认识了一个法律工作者翟宗文。在了解了具体的情况后,翟宗文认为渔政局的执法行为不妥。

  翟宗文:我认为,一棵钓子钓鱼,危害性不大,偷捕如果要属于钓,我个人认为是在江河湖海,用大的机器的方法,下钓子我上几百个几千个,那是一种偷捕行为。

  翟宗文的意思是是说,无论从王志均的行为本身还是行为的危害性来看,都构不成渔业法所说的偷捕。因此渔政局对王志均的偷钓行为的管理,超出了自己的职责范围,应对造成的严重后果负责。在他的建议下,2003年的2月24日,王国清一纸诉状将泸州市纳溪区水产渔政管理站告上法庭,要求其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抚养费等费用共计224000元。

  案件走上法庭后,渔政检查站的陈文兴认为翟宗文的说法显然不对,因为一直以来,凤凰水库都属于渔政局进行管理。

  陈文兴:根据渔业法第六条的规定,我们在重点渔业水域就像马庙(凤凰)水库是中型水域,每年大概总产量有十万斤左右就是成鱼商业鱼。所以说马庙(凤凰)水库是我们作为重点管理的水域。

  陈文兴说,就是用小小的鱼钩钓鱼,也使得他们每年损失上万斤鱼。因此偷钓不管用什么样的钓具,都是属于偷捕行为,对于陈文兴这样的说法,翟宗文在考察完王志均钓鱼的地形后认为,即使王志均偷钓属于渔政局管理,那么他执法的程序也是不对的。

  翟宗文:王志均钓鱼的人的位置很特殊,属于山锥锥,三面环水。

  据翟宗文分析,当时王志均钓鱼的地点前面是湖,左面道路不通,而后边又有追查人员,因此只能选择右边逃走。而右边又是极危险的道路。而当时渔政人员是在追击王志均,这才使他不慎落水的。

  翟宗文:从高处追下来,这个农民钓鱼的王志均吓到了,在慌乱逃跑之中,不慎掉入水中死亡。那么从这样看来,他的执法的程序是违法的。

  相关链接:《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七条规定:

  行政机关在调查或检查时,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并应当向当事人或有关人员出示证件。

  翟宗文:不规范,因为行为不规范,又没有喊醒,按我们四川话来讲,就是说你没有喊醒,喂,我是执法人员,我有执法证,请你站住,我请你讲个什么问题,我要盘查,我要询问。

  陈文兴:这个事情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检查人员当时离这个违法人员大概还有20米左右

  陈文兴说,当时派出的有两名执法人员是合乎规定的,至于亮证表明自己的身份,是在和违法人员正面接触时才出示的。因为当时偷钓的地点很隐蔽,如果过早就亮明身份,偷钓者早就逃之夭夭了,

  陈文兴:因为这些人经常是这样,因为渔政检查人员比较熟悉了,(偷钓者)一看到检查人员去了,他们就开始跑,开始逃跑。

  翟宗文:是你被告的行为,追撵挡获,造成了驱动他主观意识慌乱,要逃跑,那么并不是他选择要凫水过河。

  陈文兴:王志均,他是成人,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他自己选择了从水路逃跑。自己被淹死,这个我们是肯定是没有责任的。

  那么究竟是王志均自己选择从水路逃走,还是渔政人员逼迫威胁致使他掉入湖中的呢?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这时翟宗文向法庭提供了一份证词,这份证词是翟宗文对一个叫郑中云的人做的调查笔录,笔录上郑中云说自己在打猪草时看见渔政人员在追撵王志均致使其落水的,这一发现无疑使翟宗文看到了新的希望,然而陈文兴却对翟宗文做得的询问笔录产生了怀疑。

  陈文兴:他根本不可能(看见),证人说的地方材料上显示的,离现场完全是隔了两个山,完全是背的,怎么可能看见,显然是说假。

  于是陈文兴向法院提出,要求证人郑中云、钟明章出庭。

  陈文兴:在现场法庭上,证人就全部否定了,把那些第一次证言。全部否定,根本不是那回事。

  那么钟明章和郑中云究竟看到了什么?又为什么前后两次的说法不一致呢?记者找到了这两位证人。

  郑中云,就是王志均淹死的事做个调查,王志军钓鱼那件事您当时是看见了吗,没有看见,您当时正在那里做什么呢,隔两座山,我在割草,听到吼。

  据郑中云说,听到喊声后,他就沿着山路往回走,这时候就碰见了正要赶集去的同村人钟明章。

  当时我去赶场,走到九条滚,听见郑中云他去割草,他就对我说,快往回走,人落下水去了。我就没有赶场,我就倒转回来看,倒转回来时人已经滚下去了。

  这样看来,翟宗文找到这两个证人并没有亲眼看见事发的现场,但为什么第一次在律师的询问中要说看见呢?郑中云解释说,律师对他进行调查时,他说得就是听见,而笔录上说看见,只是律师写上去的。

  我也认不得字。我是黑眼睛,那你不认识字,我不认识字,那你会写你名字,自己名字会写。其他一样都不行。

  无论是看见也好,听见也罢。翟宗文认为,这一系列证人的出现至少能证明一个事实。

  翟宗文:那么从郑中云的感觉是在追,张小明的证词,小娃儿说是在追。

  而对于追,在翟宗文看来,就可以理解成为渔政对王志均等人的袭击。

  翟宗文:突然的行为对王志均进行追撵逮获,因此就是袭击。

  陈文兴:在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怎么袭击。他就开始跑。我们一没有正面接触,二还没有进入这个处罚程序,调查立案的程序,谈什么程序呢?我们只是例行在检查,这是一种正常的渔政检查。

  王志均为了钓鱼,不料却落水而亡,这使他的家人不但失去了一位亲人,而且也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面对严峻的现实,也许只有通过经济上的补偿,才能使他们的心里稍感宽慰。而渔政局却始终觉得自己执法程序并没有过错,而且也尽最大的努力,为王志均的家属捐了一部分款。对于一条人命20多万元的赔偿责任,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承担的。那么王志均的死,到底应由谁来负责呢。

  法院判决:2003年5月13日,泸州市纳溪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胡树明、唐艺的渔业执法行为符合渔业法的规定。王志均偷钓库鱼,本应主动配合执法人员接受检查,但其选择了逃避检查、逃走的方式。

  又因检查人员并未与其身体接触,并且水路也不是逃走的惟一途径,而原告无证据证明王志均掉水是检查人员追撵所致。

  因此王志均溺水死亡与检查行为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其死亡责任应由自己承担。因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官:我们是这样认为的,水上管理有他的特殊性,你如果说我们的渔政执法,我都要很远就要告知亮证,然后按正规的程序,那就是说任何人都看见你来了,我就可以跑,可以走,也就是说你要在水上进行渔政执法的时候,你是一个人也逮不着,就相当我们的海关,我们的缉私,禁毒,所以说我觉得他们这种要没收钓具,或者说要对他进行一定的经济上的处罚。或者二十 三十 五十的话,他首先要把这几个人拦下来,才能够进行执法,如果人都拦不下来,人都跑了,你再怎么执法或者说你对这个库区的管理,对水上渔政的管理,乃至说再大一点对我们江河的管理的话,你是无法执法的。

  一审判决后,王志均的家人不服,遂向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2003年7月29日,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国清一家人的遭遇的确值得同情,然而这一切又能归咎于谁呢?如果当初王志均不去偷钓鱼,当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或者王志均偷钓被发现后能配合检查,而不是选择从水中逃走,那么至少不会有今

  天这样悲惨的结局。人们常常以为,行政处罚法这些法规是用来约束执法部门的,和老百姓没有关系。其实不然,面对执法,我们应该积极合作,主动配合,这不仅是我们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更是对我们自己负责的表现。
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最新最靓最全钓鱼资讯尽在中国钓鱼频道
本站各栏目信息与网络保持同步每日更新
中国钓鱼频道 Www.ChinaFishTv.Com
中国钓鱼频道第二次免费有奖试饵已开始报名
更多钓鱼原创精彩内容尽在钓友论坛
关注中钓频道官方公众号:中钓网 微信号:chinafishtv001 为你分享最新的钓鱼文章,学习最新的钓鱼技巧。
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责任编辑:admin)
-->